教練心得 鍾禮賢

鍾禮賢教練 Instructors Chun Lai Yin

甚麼是跆拳道?

跆拳道是一種肉體與精神的表現。在肉體上,我們學習以肢體和肢體之間的運用,產生令人驚異稱奇的威力,這亦是肌肉的一種釋放,將平日的抑壓解脫出來,這是跆拳道對肉體上之訓練的得益。

而跆拳道對於精神上的鍛鍊更為重要,所謂「台上三分鐘,台下十年功」,在平日的訓練中,肉體的勞累是出於精神所不能支持,選手在台上之所以可以遭受重擊仍然屹立不倒,血汗四飛依舊勇往直前,這不是單單肉體上的磨練可以達到的,這是一種樸實無華的意志。

在生活上,要將平日所刻苦的訓練套用,就是面對艱難仍不害怕,迎接挫折亦不倒下,就是跆拳道的最高價值。

說一個比喻,「跆拳」是指平日訓練的手腳運用,攻防動作,但這些動作本身並無指定的意識去作任何的事,就如一輛火車,本身只代表一股動力,但沒有路軌又怎樣前進?不過,沒有正確的路軌,也不會到達正確的目標,這就是脫離正軌,正如武術招式一樣,若果不用於正途上,只用在打家劫舍,姦淫擄掠,就是失之正途,「道」的意義,就像火車的路軌,將「跆拳」運用在適合的地方,規限著個人的野性。而且,火車必需要不繼的研發升級,才能更快達到目的地,武術的招式亦必需籍著不同的訓練,才能有所提升,方會令個人有進步。

我看ITF

執教ITF跆拳道班,目的是為了籍著ITF的比賽特質,從全面的技術訓練中,希望使每個學生面對對手的時候,能實而不華的表現著ITF,I‘m The Fighter,我是一個格鬥家,而每個學生都是表現著獨一的,不二的個人武術,跆拳道的訓練,只是學習武術的其中一種途徑,武術是個人的,不應該複製別人的風格,應該將各種形式的武術招式合而為一,成為一套自己的功夫,才是真正的武術。

所以我認為ITF的訓練,除了可以教授學生正統的跆拳道技術以外,應該強調思考及應用,啟發學生對於武術的興趣,不單可以令他們對於自己有所要求,從而自我檢點自己的技術,再者更可以培育他們對武術的興趣,從中加以發掘,探究武術箇中奧妙之處。

搏擊技巧

我館精神「誠迅狠準靈穩武」,已經能夠反映一個人學習跆拳道以後,在台上作戰之時應有的態度,但我在此再加註疏,借用道家學說,就是「物我兩忘」和「道法自然」的境界。

我認為,一個選手站立於台上,必需要達到「物我兩忘」的境界,站在戰場之上,就要忘記自己穿著的護具的束縛,這樣才能令到身體完全地發揮出來,此為物忘也;

而更需要的,要忘記「我」的存在,站在戰場之上,除了忘記護具對身體的束縛,更要忘記肉體對心靈的枷鎖,忘記痛楚的存在,將平日沒法發洩的攻勢展現出來,擂台之下,尚有千千萬萬的目光觀看著自己,這種壓力有人或許承受不到,但要做到超脫自我的境界,在台上是要將自己對於殺敵的獸性表演出來,這就是我忘也。

但當然,我們不是猛獸,我們是要在比賽規例的規限下,盡量追求這種效果,而我們亦不是站在真正要以生死相要的戰場上,所以我們必需尊重對手,不論勝負,亦必需尊敬對手,才是跆拳道選手的應有態度。

另外,「道法自然」亦是另一重點。在比賽中,每分每秒都不會等待你的,思考是浪費時間的舉動,在空間和時間的運行中,每一個動作應該不加思考,攻防的方法應該是身體本身已有的反應,籍著對方有空擋的時候,不加思考就立刻進攻,這是擂台上的作戰技巧。

不過,沒有接受過訓練的人,上到擂台當然也只會發於自然地攻擊,但我們平日的訓練,就是為了讓身體有了自然的反應,讓每招每式都變得自然,這種攻擊就必然有速度及力量,這就是最強的技巧。

總結而言,搏擊的技巧是難以用三言兩語道破,不斷的練習就是達到上述兩種精神之擴大的途徑,搏擊不但是身體上的勞動,更是一種通過思考的行為學,惟有自己力求完美,才能成為出色的選手。

教練心得 鍾禮賢

發表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滾動到頂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