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段三段 梁偉龍

梁偉龍 Leung Wai Lung

不知不覺間,做了教練都有一段日子,已學會怎樣對不同年齡的人。
在黃SIR做助教時,學生的級數較為中間,差不多什麼級都有,他們主要是小孩,但也有一兩個大人,細的活潑,大的不想動,再加上空間有限,只好練習基本動作,練習體能。基本上,他們也會跟住教練指示練習,使我和黃Sir的壓力也少了些。
離開黃Sir後,我才知道做教練等同一位白帶,什麼都要學過。同時在助教期間,我學了很多教學生的方法,包括如何和學生談話技巧,因為當你穿上道袍,就有色帶之分,有學生覺得你高級就不會理別人的感受,欺負低級的學生。
教練是否一定要跟學生距離呢?上課一定要嚴肅呢?我個人認為教練同學生可以同朋友一樣,開心一些上堂,上堂可以邊講笑邊上堂,減少上堂壓力,不要嚴肅,增加同學生的感情,以便可以方便教學,減少和學生的距離。
現在自己做教練了,正嘗試試用這個方法,初時十分良好,和學生有講有笑,上堂如遊戲,十分開心,時間也過得很快,但結困是教的技術少了,上堂有時會出現過分吵鬧,有如街市。令教練發脾氣,這是對幼稚園的,而對小學生呢?相對幼稚園好,他們十分開心,堂堂都很多問題,笑話,連旁邊的家長也一起講笑話,希望這樣可以令學生對道場的歸屬感,現在可以做到了,可以清楚學生在家的狀況,可以做到我想要的方法

二段三段 梁偉龍

發表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

滾動到頂部